[轉貼]孩子生在上海北京,可能已經‘害’了他們”,早申後爬藤大神的大實話

“孩子生在上海北京,可能已經‘害’了他們”,早申後爬藤大神的大實話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zRbPgVbK6_BxTt9nrDUsoQ

FindingSchool拓校 2021-12-24 08:30

以下文章來源於爸爸真棒 ,作者星圖

文章來源於爸爸真棒,作者 星圖

“爸爸真棒”是一個K12原創教育平臺,致力於理性、深度、有啟發的融合教育探索。

2022屆美本早申基本塵埃落定。

今年的美本早申只能用4個字形容:凜冬已至(滑動看美本早申榜單👇👇)。

2021屆就已經被稱為“史上最難申請季”,更加艱難的2022屆應該怎麼看清常規輪的申請趨勢?未來是不是會越來越冷?該如何規劃面對?

在2021年年末,我們照例拜訪了“爸爸真棒”的老朋友、留學屆如雷貫耳的大神、棒呆國際創始人Brian尋求解答。當我們準備和Brian探討一番高深的問題時,Brian一開始就拋出了一堆把我們“砸暈了”的“大實話”:

孩子生在上海北京,可能已經“害”了他們。對中國學生來說,頂尖美本錄取只會越來越難,要做好這個心理準備。

頂尖大學的法則只有兩條:成績好+有趣!

中國孩子的無趣多是因為家長無趣。

過多活動規劃沒有用!留學申請,一旦“卷”起來,就出問題了!

大實話01

孩子生在上海北京,

可能已經“害”了他們

總體,今年中國學生的ED錄取數量確實比往年少。

這裡要澄清一點的是,我們現在看到的ED資料其實還要“打個折”,原因是在統計時,有越來越多原來服務美國ABC學生的機構,現在開始拓展中國內地學生的業務,所以把兩者統計在了一起;而且因為隱私問題,我們無法完全統計到學生的國籍,所以錄取資料中的一部分其實是和中國無關的,實際早申offer數量可能比我們看到的還要少一些。

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因為申請人數增多,錄取率降低,競爭更為激烈;

△左:根據Common APP 最近資料顯示,2021-2022申請季,共有780,024名申請者參與早申,比2019-2020申請季大漲了13%;早申總數量為3,089,107,也比2019-2020大漲22%,人均提交4份申請。(由於疫情,2020-2021早申比前年下降8%,所以Common APP直接對比2019-2020資料);右:與此同時,國際學生的早申人數再創新高。2021-2022比之2019-2020暴漲40%。其中中國又一次成為申請人數最多的國家。

另一方面雖說美國大學和政治沒有太大關係,但中美之間的互相角力將長期存在,多多少少會影響到美國普通民眾的看法。比如原本1000個國際申請者中,大學會錄取100個中國學生,現在可能就錄取40人,剩餘留給其他國家的學生。這些錄取比例本來就由大學自己決定,沒有一定之數。

從錄取城市和學校來看,往年美國大學錄取北上廣深的學生比較多,因為覺得比較瞭解那裡的學校;後來二三線城市有了更多的AP班、IB班,美國大學也認可他們的AP、IB成績,所以招生開始逐漸分散。去年和今年的資料都很明顯,非一線城市的錄取多了起來。

我有一次開玩笑地和朋友說,家長把孩子生在了上海北京,可能是“害”了它們。因為這些城市的池子太大,優秀的人太多,從幼稚園、小學開始就要競爭,後來忙到底發現,他們在申請國外大學時並沒有優勢,反而比二三線城市孩子的競爭力小,因為無論錄取國際生還是美國學生,美國大學都強調地域多元化(Geographical diversity)。

而從錄取的高中來看,美國大學已經不想多招私立高中的學生,特別是頂尖的美高。美國在這點上很矛盾,它一方面是精英社會,另一方面又一直覺得教育是為了讓世界更公平,所以在人才選拔上,不想再招更多精英,以免出現階層固化的狀態。

大實話02

頂尖大學的錄取法則:成績好+有趣

那麼如何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?頂尖大學的錄取法則又是什麼?

很簡單:成績好+有趣。

首先成績不能有硬傷,儘量要全A。成績好是根本,其他都是錦上添花!

現在的學生花太多時間做活動了,卻沒有注重成績。我不否認確實有一批錄的好的學生參加過競賽,但並不代表參加競賽就一定能錄的好。

打個比方,你今天去矽谷,當然可以找到一些提供免費餐飲的公司,但不能倒推來說他們的成功就是因為提供免費餐飲。

如果學生有能力去打競賽那最好,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達到最高的程度。而且除了幾個頂級的比賽,哪些協力廠商的活動真的能給你加分?哪些比賽會明顯有利於申請?

夏校也是如此。疫情之前,很多人熱衷於參加國內外各種夏校;現在大家沒法出國,發現有的夏校其實不去也並沒有很大的影響。

成績之外,更關鍵的是你要擁有有趣而獨特的靈魂。

現在中國的學生尤其是體制內的學生可能缺乏有趣的靈魂,而國際化學校的學生擁有有趣的靈魂,但可能成績跟不上。兩者不能差一個。

什麼是有趣而獨特的靈魂?

就拿微信朋友圈舉例,我們平時看到的、自己發出的朋友圈,可能來回來去就三四個主題,有多少人在發讓你眼前一亮、很獨特的內容?是不是挺少的?可能也和自己平時沒有很多元化的經歷相關。

為此,我會不斷push學生去發現一些有趣的事,做有趣的人。比如去年我有個錄取大藤的學生,研究免疫療法和蛋白;他同時也是一個攝影師,喜歡拍攝植物;組織過音樂活動;也在研究社交網路。

有一個也是進“大藤”的學生,他研究種族、貧富差距、公正的問題;還有一個學生,他研究數學問題、3D4D空間、以及水污染等問題。

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興趣,每個人都獨一無二。

而現在的孩子之所以無趣,問題可能在於他們的家長本身也是很boring的人。每天工作、回家吃飯、陪孩子做作業、睡覺,第二天再重複。生活比較狹窄,對很多事情並不好奇。如果家長不是一個很有趣的人,他的孩子可能也不會很有趣,因為他沒有一個好榜樣。

實際上,人們很難走出自己的舒適區,Brian坦言自己也有這樣的傾向,如果不是一直提醒自己,可能就會漸漸成為一個無趣的人。所以他會不斷練習一些新的曲目,變換一些新的音樂風格,學歐洲、美國說英語方言,種菜,學新樂器等等,push自己迎接新的挑戰。

在這個變化的時代,我會嘗試靠近90後、00後的興趣,為此我在辦公室裡放了公仔、球鞋等稀奇古怪的東西,開始的時候沒有特別理解,但還是提醒自己,要擁有更開放的態度。

大實話03

留學申請要“善良”,

“卷”起來就出問題了

除了成績和有趣,在升學上,什麼是對孩子真正重要的?我總結了我那些錄取好的學生,基本都有這4個特質:

第一,善良。

不喜歡搶資源。很多人難以理解這個點,他們覺得現在升學競爭那麼激烈,難道不需要去爭取一些什麼嗎?就拿馬斯克舉例,他將特斯拉所有電動車的專利都對外開放了,很多人也覺得不理解,他卻認為這麼做是應該的。其實有一些行為,從短期來看可能是吃虧的,但長遠來看會有利,我希望學生們不能只考慮短期利益。

第二,在大格局和小細節上找到平衡。

既關心細節,但大方向也能把握住。在申請過程中,不能只沉迷於一件事情,比如只參加某個比賽,卻忽略了別的東西。就像我們前面所說,成績和有趣要兼而有之,在埋頭做事的時候,也要抬頭看天,一直想著Big picture(大格局)。

第三,家長不會替學生做決定。

我們不建議家長過多參與太多孩子的升學過程,比如替孩子選專業、選大學,事必躬親。就像跑馬拉松,有些家長覺得孩子不行,自己就上場替孩子跑步。事實上,主要跑步的應該是學生,家長最多只能在旁邊遞個水。

第四,有自己的獨特性。

現在我們常說留學申請很“卷”,但其實美國要求的是多元化,“卷”意味著很多人在做類似的事情。我覺得除了成績之外,別的東西都不能“卷”,一旦“卷”就出問題了。

我曾說過,跟風是中國家長面臨的最大挑戰:不要因為周圍人都在做某個活動,你也去做;不要因為周圍同學都在選一門課,你也去選;不要因為周圍人都上夏校了,你也去上。

不少家長有一個誤區是,假設美國大學要什麼,然後按照這個思路來準備。但事實上,你認為重要的事情,美國大學未必會在乎、認可。

比如有家長認為,選擇一個“高大上”的活動就能幫助孩子脫穎而出,甚至不惜代價讓孩子去非洲建旱廁,去東南亞支教。這些活動可能對孩子的成長、經歷有好處,但招生官未必認可,不如去關心所在的社區和城市更有用。

你可以學一門拉丁文、希臘文,可以通讀尼采的書籍,也可以學Crispr,對於申請來說,可能比參加市面上最熱門的機器人競賽都要有用得多。當然,如果你奧數能進國家隊,肯定還是有幫助的。

大實話04

美國頂尖大學就像IAPM一樓的奢侈品牌

美國名校競爭激烈,近年來很多人把目光投向英國,但我的學生中,只有三分之一選擇了英美同申,赴美留學仍然是主流。

確實有很多因素推動英國留學的升溫,包括治安問題、國家整體對於留學生的態度、錄取的名額等等。但歐洲、加拿大等大學對於政府的依賴,遠比美國大學要高出很多。這也造成了這些學校的預算有限,很難吸引最好的教授和資源。而像哈佛這樣的美國名校,2019年捐贈基金高達410億美元,用以維持大學的教學和研究。

所以雖然英國、加拿大大學的整體教育品質也很高,但一方面沒有雄厚的基金支持,另一方面因為要靠國際學生的學費維繫,所以它的入學名額不像”奢侈品”那樣稀缺。

反觀美國名校,不僅品牌做得好,而且名額稀缺,就好像IAPM一樓的奢侈品牌,雖然人們都知道二三樓的東西性價比更高,但還是會對一樓的東西趨之若鶩。

此外,從大學對世界科技貢獻度來看,全球最頂尖的20所大學,美國占了17所,從MIT到加州理工,培養了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師和最頂尖的科學家。這都是其他國家大多數學校都無法比擬的。況且美國大學懂行銷,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更高,也更利於孩子未來找工作。

大實話05

頂尖顧問就好像“手藝人”

每次我們採訪Brian,他都會聊很多理念,不會太多涉及業務,所以當我們最後想請他聊一聊在申請過程中,頂尖顧問到底能起到什麼作用時,他想了想,用一個比喻表達了他的態度:

申請頂尖大學一定是個“手藝活”,顧問就像一個“廚師”,你有好的食材(學生生源),也要有好的料(專業方向、活動等),同時烹飪方式(展現學生的方式)也要挑選好。

比如挑選“調味料”,我們可以幫助學生一起探索什麼是適合他的專業,又有哪些適合的活動;比如烹飪方式,是要煎炸烹煮還是烤,每種效果都不一樣,我說要烤,學生說要炸,我就會和他解釋這個方法不健康。

很多時候,學生沒有選好”烹飪方式”,在申請過程中沒有很好地展現自己。只有我們和學生配合起來了,才能把升學這道菜做好。

圖片

-End-